欢迎来到体育收藏在线! 请【登录】或【免费注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革命根据地与解放区的体育

发布时间:2009-05-04 11:09    查看次数:715    分类:体育史料

   

      (一)革命根据地与解放区体育在中国体育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

  1927~1949年期间前后经历了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1927~1937年,又称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1937~1945年)、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1945~1949年,也称解放战争),先后产生和发展了井岗山革命根据地时期的体育、中央苏区时期的体育、抗日战争时期革命根据地的体育和解放战争时期解放区的体育。

  这些革命根据地与解放区体育,都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民主主义体育,是人民大众的体育,与历史上一切剥削阶级的旧体育有本质的区别。由于当时的历史背景,党和苏区政府坚持体育服务于革命斗争的指导思想,指出了“锻炼工农阶级的筋骨,战胜一切敌人”和“锻炼体魄,好打日本”等不同时期的体育方针,积极开展体育运动,有力地配合了各个时期革命斗争,特别是军事斗争,增强了战斗力,培养了人才,活跃了生活,并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开展社会主义体育积累了经验,准备了干部。

  革命根据地与解放区的体育,因时、因人、因地制宜,因陋就简,自觉锻炼,体现了新民主主义体育运动的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在当前深化体育改革,体育更好地为两个精神文明服务中,仍然要发扬这一光荣的优良传统。

  综合所述,革命根据地和解放区的体育,在中国体育发展的历史进程中具有承上启下、发扬传统的重要地位和作用。

  (二)苏区体育的指导方针和基本特征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是中国人民革命斗争最艰苦的年代。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的失败,使中国共产党人深切地认识到,在中国,离开了武装斗争,就没有革命的胜利。要挽救革命,就必须“掌握军队,组织战争”。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以“工农武装割据”特征的革命斗争新局面。

  1927年,毛泽东、朱德等在井岗山开辟了我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后来又率领工农红军转战赣南、闽西地区,于1931年创立了以瑞金为中心,包括22个县,面积5万平方公里,人口250万的中央革命根据地(中央苏区),同年11月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为了打破国民党的经济封锁和军事围剿,党和苏区政府坚持体育服务于革命战争的指导思想,提出了“锻炼工农阶级的筋骨,战胜一切敌人”的体育方针。这一方针全面揭示了苏区体育的本质特征和发展规律,体现了苏区体育的人民性和革命性,并带有浓厚的军事色彩。

  苏区体育的人民性,首先表现在苏区体育始终以工农大众为主体,并以维护身体方面的根本利益为出发点。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苏区成立了各区赤色体育会,苏区劳动人民从此真正获得了参与体育运动的权利,并通过自觉刻苦的锻炼,培养“集体精神与强健体格,适合阶级斗争需要”。赤色体育的兴起,是中国体育史上的一件大事,与当时处于半殖民地、半封建制度下的中国其他地区所存在的,由于没有机会参与体育活动所造成的,劳动人民的健康和体质水平日益低下的现象,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苏区体育的革命性,指的是苏区体育与一切旧的体育制度有着本质区别。在苏区政府的关怀下和指导下,红色根据地的体育运动在学校、机关、部队和各阶层民众中得到了广泛的开展,从根本上改变了体育只为少数人服务的落后状况,一扫国民党统治区普遍存在的“选手体育”、“贵族体育”等畸形现象。苏区体育还坚决反对锦标主义,提倡精神文明,进一步明确“我们的比赛不是为了赛胜负,乃是锻炼铁的筋骨,保卫苏维埃政权”,并强调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因陋就简、勤俭办体育,这些革命性的创举,在今天仍有现实的指导意义。苏区体育的军事化色彩,集中表现为体育为革命战争服务的历史特色。苏区的军事化体育起源于革命战争的需要。当时,苏区军民时刻处在与敌人打仗的战争环境,军事训练关系到苏维埃政权的生死存亡,因而苏区政府要求“锻炼出钢皮铁骨似的身体,保卫苏维埃,战胜敌人”。1933年7月至8月,在第四次反围剿取得胜利不久,中共苏区中央局提出了 “体育军事化”的口号,并在学校体育中把军事教育和训练作为主要内容。同时,广泛在苏维埃少年先锋队等红军后备团体中实施军事化体育活动,不但有效地增进了苏区军民的军事常识和战争观念,培养了团结协作和集体主义精神。此外,通过开展与军事相结合运动竞赛和慰问活动,还密切了军民关系,激励了广大人民群众积极参军参战的革命情绪。

  (三)陕甘宁边区体育的主要特色和历史经验

  陕甘宁边区跨越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两个历史阶段。陕甘宁边区的体育,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民主主义体育的一面旗帜。它的主要特色是:

  (1)边区体育的军事化。陕甘宁边区的体育,具有为革命战争服务的性质,而军事斗争十分需要各种运动技能。贺龙在延安《解放日报》发表的“体育军事化”的题词,明确地提出了边区体育的具体目标。《边区国民教育实施办法》亦明确规定学校各项课程“都以抗战为中心教材”,“应加强军事常识及操练(如赛跑、爬山、跳高、游戏等)”。1938年12月,边区教育厅要求“实行军事化训练,为适应战时环境的需要,中等以上的学校实行军事训练,小学应实行半军事化的训练,使学生在必要时可直接参加抗战”。

  (2)边区体育的大众化。1941年,毛泽东为《解放日报》体育专刊题词:“开展体育运动,提高人民体质”。1940年朱德在为《解放日报》撰写的社论《秋九月运动大会》中指出:“改进我们军民的体力,应从两方面着手:一即改善军民生活,丰富军民的给养;一即普及体育运动和卫生保健知识”。《解放日报》还发表了“提倡体育运动”的社论,要求从实际出发,因地制宜,因陋就简,创造出更大众化,更适合边区军民参加的体育活动。

  陕甘宁边区体育的大众化特点,主要表现在体育活动中的参与者的群众性和体育项目的普及性两个方面。例如,1942年9月1~6日,在延安召开了“九一”运动会,这是抗日战争时期我国规模最大的一次运动会。大会由朱德任会长、贺龙等任副会长。参加这次运动会的运动员、裁判员和工作人员具有广泛的代表性和群众性,1388名男女运动员分别来自军队、工厂、机关、学校,各兄弟民族都有自己的代表,还有来自日本的反法西斯战士。大会的运动竞赛项目有田径、篮球、排球、游泳,军事项目有武装爬山、武装爬障碍、射击、投手榴弹等。还有网球、足球、棒球、马术、赛马、跳水、武装渡河、举重、双杠、单杠、木马、垫上运动、团体操、舞蹈、武术等表演项目。

  (3)边区体育的经常化。1942年9月9日,《解放日报》发表了朱德总司令的题词:“运动要经常”。《解放日报》还在《提倡体育运动》一文中指出:“我们应认为体育运动是一种长期的、经常的、循序渐进的锻炼,而不是一种突击的、速成的、猛烈的行动所能收效。相反,平日不运动,突然激烈的运动,对身体反而是有害的。”1942年,边区推广“十分钟运动”,每天早晨和傍晚都看到人们成群结队参加跑步、做操、打球和游戏。延河成了人们夏天游泳、冬天滑冰的极好去处。坚持体育活动经常化比较好的是各类院校。1941年春,在延安青年干校创办了1个体育训练班,后该班并入新成立的延安大学体育系。该系只有1个专职工作人员,其余均为兼职,教师来自延安各个单位。延大体育系发扬艰苦奋斗,勤俭办体育的精神,开设的课程有体育理论、解剖学、卫生学、舞蹈、篮球、排球、田径、体操、滑冰、游泳等,培养了30余名学员。1942年夏天,学员们结业后分配到部队和边远学校担任体育指导和教学工作,后来这些同志均成为推动边区体育工作的骨干。

  陕甘宁边区体育具有鲜明的新民主主义特征,其历史经验是非常珍贵的。陕甘宁边区广泛开展体育运动,是为了使每一个国民都有强壮的体魄,担负起繁重的抗日救国工作,建立自由幸福的新中国。延安体育界还积极贯彻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提出的“普及与提高相结合”的方针,坚持体育大众化民族化生活化与经常化的发展方向。陕甘宁边区体育是党中央直接领导下的人民大众广泛参与的新型体育,为新民主主义体育事业的全面发展奠定了思想和干部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