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体育收藏在线! 请【登录】或【免费注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新中国重返奥运会的艰辛历程

发布时间:2009-06-01 16:28    查看次数:671    分类:体育史料

摘要:新国成立之初,中国体育代表团几经周折,终于在1952年第15届奥运会上首度亮相。然而,由于国际形势复杂多变,中国体育代表团与随后的7届奥运会失之交臂-----

  新国成立之初,中国体育代表团几经周折,终于在1952年第15届奥运会上首度亮相。然而,由于国际形势复杂多变,中国体育代表团与随后的7届奥运会失之交臂。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体育代表才真正重返奥运“舞台”……

  紧急组团出征,首次亮相在赫尔辛基

  按照《奥林匹克宪章》,一个国家的全国性体育组织,在得到国际奥委会承认为该国的国家奥委会后,才有资格选派运动员参加奥运会。

  南京国民政府的“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简称“体协”),于1931年被国际奥委会承认为中国的国家奥委会。新中国成立后的1952年6月,全国性体育组织“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简称“体总”)成立,宣告取代旧中国的“体协”,行使中国国家奥委会的职权。

  “体总”在组建阶段,就已酝酿参加当年7月19日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的第15届奥运会,并指派董守义(注:1947年当选为国际奥委会委员,在国民党败退台湾时留在了大陆)出面通知赫尔辛基奥运会组委会,新中国将派运动员参赛。

  然而,1952年6月16日,赫尔辛基奥运会组委会转发来国际奥委会主席艾德斯特隆的电报:任何中国运动员不得参加奥运会。

  过了几天,艾德斯特隆又发来公函,大意是:北京的新的体育组织似乎正要代替原来的中国奥委会,但台湾的“体协”也要求参加奥运会。国际奥委会希望中国运动员参加奥运会,然而,奥林匹克章程妨碍了这一次的参加,所以希望此问题能在来年解决。现在中国的两个组织,即北京的“体总”台湾的“体协”,都不得参加赫尔辛基奥运会。

  事实上,在台湾的国民党当局,仍以“中华民国”为国号,其“体协”仍自称是中国的国家奥委会,宣布将参加第15届奥运会。就在当天,艾德斯特隆再次给“体总”发来电报,态度更不友好:你们的奥委会尚未被承认,到赫尔辛基是徒劳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东西方进入冷战时期,其时,中国属于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则支持台湾。国际奥委会中的多个委员,包括主席艾德斯特隆、副主席布伦代奇在内,均站在西方阵营支持台湾。

  对此,“体总”于7月5日向国际奥委会提出抗议。

  后来,由于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委员们的努力,国际奥委会通过了一个折衷方案,就是将“中国奥委会问题”暂作保留,邀请新中国和台湾的运动员参赛。

  台湾当局得悉奥运会组委会将邀请新中国运动员参赛后,声称“决不与共匪选手在同一运动场上参加任何活动”,拒绝参加第15届奥运会。

  而“体总”接到邀请电时,第15届奥运会已经开幕,估计赶到赫尔辛基时,赛程已至尾声,不少人怀疑出征赫尔辛基的意义。但周恩来力主参赛,并批示:“一定要去,把五星红旗升起在奥运赛场就是胜利。”

  台湾利用与澳大利亚的关系早就升起了青天白日旗

  在此情形下,新中国紧急组建奥运代表团,其中包括一支篮球队和一支足球队,外加游泳选手吴传玉,由荣高棠任团长,黄中、吴学谦任副团长,董守义为总指导,一共40人。

  7月29日11时,新中国奥运代表团抵达赫尔辛基,入住奥运村,并于12时半举行了升旗仪式。伴随着庄严的《义勇军进行曲》响起,鲜艳夺目的五星红旗第一次升起在奥运会上空。

  来得实在太晚了,只有吴传玉赶上了次日的男子100米仰泳预赛。因旅途劳顿和时差影响来不及调整,吴传玉只名列小组第5位,失去了决赛资格。

  抵制“两个中国”,与国际奥委会断绝关系

  1954年,国际奥委会第49次会议以23票赞成21票反对通过决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体总”为国家奥委会。然而不久,新任国际奥委会主席布伦代奇出于对新中国的抵制,操纵国际奥委会将台湾的“体协”以“中华民国”的名义,列为了国际奥委会承认的国家奥委会。

  1955年6月,国际奥委会召开第50次会议,新中国“体总”秘书长荣高棠签到时,发现前面已有台湾“体协”代表的签名,于是一笔划去。他在会上发言时义正词严地说:“根据奥林匹克宪章,在一个国家里,只能承认一个全国性的体育组织为该国的国家奥委会,上次会议既然承认‘体总’为中国的国家奥委会,就没有任何根据再把台湾的‘体协’列作中国奥委会。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那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根本没有资格参加国际奥委会。”

  而布伦代奇竟称这是政治问题,奥运会是不谈政治的。荣高棠予以进一步反驳:“是你们在国际奥委会里搞政治,制造‘两个中国’,我要求将台湾的‘体协’清除出国际奥委会。”

  当时,苏联正在争取国际奥委会承认其盟友东德的国家奥委会,为赢得布伦代奇的好感,苏联代表对中国代表尽力压制,一连三次不让董守义发言阐述立场。在当时,中国对苏联“老大哥”是言听计从的,因而,台湾的“体协”得以赖在了国际奥委会里。

  此后,新中国开始备战1956年在墨尔本举办的第16届奥运会。为此,“体总”招集了全国1400多名运动员到广州接受选拔,并通知台湾运动员到广州参加选拔赛,但遭到了台湾的拒绝。

  而布伦代奇坚持邀请台湾单独派运动员参赛,还把新中国称为“北京中国”,把台湾称为“福摩萨中国”。

  为了先入为主,11月4日,时任中国奥运代表团副团长的董守义和秘长黄中,作为先遣人员到达墨尔本。不料,台湾方面利用与澳大利亚的关系鹊巢鸠占,早在10月29日即在奥林匹克村升起了青天白日旗,并在奥运会组委会注册登记。

  董守义与黄中向奥运会组委会交涉,如果不把奥运村里台湾的旗帜降下来,中国运动员将不参加这届奥运会。但国际奥委会依然我行我素。

  为了反对“两个中国”,维护祖国的统一与尊严,中国奥委会于次日举行记者招待会,发表了与国际奥委会断绝关系的声明,正式宣布不承认国际奥委会,断绝同它及由它操纵的8个国际单项体育组织的关系.新中国与国际奥委会断绝关系后,不但告别了奥运会,一段时间里也没能参加许多国际体育赛事。众多第三世界国家的朋友们,对中国被隔离在奥运大家庭之外感到惋惜和不平。

  来源:凤凰卫视 2009-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