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体育收藏在线! 请【登录】或【免费注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上海精武体育会

发布时间:2009-05-21 13:31    查看次数:551    分类:体育史料

上海精武体育会是一个民间武术社团,1909年由上海爱国富绅聘请津门大侠霍元甲一同创办,初名精武体操学校,1911年改称上海精武体操学校,1916年又改称上海精武体育会。

    霍元甲(1869-1910),字俊卿,祖籍河北省东光安乐屯(属沧州地区),世居天津静海小南河村,幼时体弱多病,其父霍恩第是名显一时的秘宗拳师。他担心元甲习武日后有损霍家名声,拒不授艺于他。但元甲志存高远,日日留心,处处参察,偷艺于父传兄弟之机,苦练于舍外枣林之僻。后为父知,深受责难。元甲誓言绝不与人比武,不辱霍家门面,方被接受一起习武。元甲天资聪颖,毅力惊人,功艺在兄弟之中出类超群。父见此状,一改旧念,悉心传艺于他。后元甲以武会友,融合各家之长,将祖传“秘宗拳”发展为“迷宗艺”,使祖传拳艺达到了新的高峰。

    光绪二十二年(1896),山东大侠刘振声慕名来津,求拜于元甲门下。霍察其正直,遂收为弟子。从此破了霍家拳“传内不传外”的先例。元甲侠肝义胆。光绪24年(1898),谭嗣同变法遇难,大刀王五避难津门,与元甲一见如故,遂成至交。后王五在京遇难,被八国联军枭首示众。元甲与刘振声潜入京城,盗回首级,并取得《老残游记》作者刘鹗协助,将义士身首合葬,尽了朋友之义。

宣统元年(1909),英国大力士奥皮音在上海登广告,辱我“东亚病夫”。霍应友人邀赴上海约期比武。慑于霍元甲拳威,对方以万金作押要挟,元甲在友人支持下,答应愿出万金作押。对方一再拖延,元甲在报上刊登广告,文曰:“世讥我国为病夫国,我即病夫国中一病夫,愿与天下健者一试。”并声言“专收外国大力士,虽铜筋铁骨,无所惴焉!”霍公之声威使奥皮音未敢交手即破胆而逃,连公证人,操办者也逃之夭夭。后在虹口的日本技击馆武士亦向霍家挑战摔跤,霍接连取胜,轰动上海。于是,上海绅士敦请霍及其徒刘振声留沪授武。陈其美、农劲荪、陈公哲等于1909年6月发起并组织集资在闸北王家宅(今交通路会文路附近) 一家简陋的民房里举办精武体操学校,由霍、刘教授武术。不久,霍元甲呵血病复发,误信日人宣传仁丹药之作用(亦有传闻说是日人有意加害),使用后病情加重,于同年9月14日不幸逝世,精武体操学校停办。

    1911年3月3日,由陈公哲、姚蟾伯、卢炜昌等借铁路旱桥堍房屋举办中国精武体操会,熔各派武术于一炉,聘任各派名家为教员。首任会长为农劲荪。1915年,集资自建房屋于倍开尔路73号(今惠民路荆州路口)。1916年3月4日迁入,同时改中国精武体操会为上海精武体育会。此时已有在横浜桥福德里的第一分会一所。1919年又分别成立第二分会(在南市煤炭公所内)和第三分会(在鲁班路山东会馆内),倍开尔路会所改称总会。此时会长为朱庆澜在精武体育会成立十周年,也就是1919年,孙中山先生和唐介圃博士曾经为体育会手书“尚武精神”四个大字。

    1910至1920年10年间,该会会员发展至1100余人,外地亦纷纷建立精武分会并邀请上海总会派教师前往指导。如绍兴(1912年),汉口(1918年),广州、佛山、汕头(1919年),梧州(1922年),南昌(1923年),厦门(1925年),四川(两个分会,分别建于1927、1928年),以后南宁、嘉兴、松江、无锡等亦设立分会。1920年7月3日,应国外华侨人士的邀请,上海精武会派了5名骨干成员陈公哲、黎惠生、罗啸敖、陈士超、叶书田去香港、越南、新加坡、马来亚和印度尼西亚等国家和地区,宣传精武体育会的武术事业并协助建会,在精武历史上被称为“五使下南洋”。此后,上述国家和地区以及后来的暹罗(泰国)、澳门、美国、加拿大等国家和地区相继建立分会。高峰时,国内外分会达42个,会员逾40万人。 在各地开办分会,吸收会员的同时,精武体育会教师还纷纷走出会馆,到社会学校教导武术和西方体育竞技项目,仅上海就有40多所大中小学聘请精武体育会教师教授学生传统武工和西方体育项目。军队和社会大型实业公司也常有聘精武体育会教师教授强身健体的体育项目者。

    1921年,陈公哲又将倍开尔路75号的四层自有房屋献给精武体育会,作为刚成立的联系外省市和国外精武体育会工作的总办事处。1923年,又购下福德里内一块地产建造了精武中央大礼堂。1924年,因倍开尔路房屋财政困扰而办事处迁入中央大礼堂办公,即后来沿用30余年的总会所在地。

    总会提倡“体、智、德”三育并进和“乃武乃文”、体育以武术为主,逐步确立了初、中、高三级“精武三十套武术基本套路”;德育上则以“爱国、修身、正义、助人”为精武精神,积极提倡和实行。 为便于会员学习武术理论,他们还曾自行编辑出版《精武本纪》、《潭腿精义》、《潭腿卦图》、《工力拳》、《达摩剑》、《粤曲精华》、《新乐府》、《测光捷经》、《医说》、《精武丛书》等数十种书刊。并请摄像师自摄影片5卷66节,作为招待驻沪各国领事的宣传片。1938年日寇入侵,强占了总会会所,上述大部份书刊和影片被毁。后该会迁往南京东路慈淑大楼(今东海大楼)。抗战胜利后至1946年底,才收回福德里总会会所。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精武体育会由政府接管,逐步成为虹口区的一个体育场馆,继续举办各种体育培训活动。

    1979年以后,精武体育会在上海恢复活动,天津、广州、余姚等地的精武体育会亦相继恢复活动。1990年始,该会开展了与海外精武组织的联系和交流活动。

    关于霍元甲先生在上海立足及创办精武体操会缘由,时人有在报纸上作过这样的记述:

    同日人较量

    上海蓬路一带,为日人聚居之所,三元里中有日人技击馆,因耳霍先生之名,约期研究,霍刘师徒如期赴约。进茶后,为论武术,且示崇仰之意,讨论至中日技击异同之点,彼等表示愿一较身手,以不损伤为原则。

    日人武术分三派,一为技击术,即中国之摔跤,以跌扑为主。一为搏斗,地画圆圈,与斗者多为肥胖力士,满身涂油,搏斗之时,以被拒圈外作输。一为击剑,首带护具,身穿竹甲,以斩击点数多少分胜负。三者严守岗位,各不相斗。
 
    中国拳术则包罗万有,器械由长枪以至匕首,拳术由单打以至对手,搏斗由摔跤以至群斗,纯以打斗为目的,唐朝间分一支流于日本,便成派系。中国学术之深邃广博,经数千年以传于今,其来有自也。

    日之技击术家既欲与霍刘师徒一试身手,霍令刘先下。日人欲用撑肚抛挞法,即先用力一推,对方必用力向前顶,乘势一拉,对方若无坚定功夫者,必向前扑,于是伸腿以撑对方肚腹,同时自身卧地,乘对方向前趋势,撑其全身翻一跟斗,而抛于后方。平日若未经练习武术,无有不被抛挞者。若久练武术之人,自有其坚定马步,不受外力所右左。刘既受对方一推,固然不动分毫,及对方一拉时,即坐低马步以应,对方之脚无机伸出,其撑肚法无从施展。

    复次再易一人,似为教师,体魄较前更大,估计重量,当在一百八十磅间,高矮与霍相若,交手数回,彼此皆难入殻。其后日人与元甲二人两手互执,为摔跤形势,日人以右足袭元甲右足,之背,既入元甲之马,上身乘势向后右方一推,欲求翻跌元甲。但技击形势,利害相等,日人与右跟袭霍右足之背其形势亦即元甲与右跟袭日人右足之背相等,其差异之点,乃中心定力,优劣之势,定于一线间。日人图袭元甲,元甲反击日人,由此日人之右足在未取得主动地位时,元甲已成主动,乘势一推,竟跌日人于天阶中,不幸断其右手。虽无心伤害,终不免于不快。

沪滨留霍

  自此之后,沪人多知元甲之武技功能,若不为之流传,殊为可惜。公哲此时二十岁,自十四岁时,已学习南拳,对于拳术,兴趣极为浓厚,追随元甲左右, 幸生于沪,通晓南北方言,每替元甲作临时通译,故知霍先生之事较详,交情亦渐稔。

    沪人检佥谋所以安顿霍先生之法,有提议办一间武术学校,借收学费,以为维持彼师徒二人生活者,定名为精武体操学校。竹深居就近沪宁铁路北站,越一铁路旱桥,便是华界之闸北,于旱桥西一里许之王家宅,觅得旧式两厢一厅平房一所,土堂瓦屋,外有院落,足为技击操场,月租十四元。

    众人集资得百余元,迁入居住,并向房东借得方抬、板凳,购置刀枪三五件,开始教授拳术。此时毫无组织,主持人借此以为宿舍,亦不一定必为学员也。虽名为学校,殊无学校制度,既无章程,亦无时间表,随来随教,学者自学,去者自去,毫无设备。学校既开,发起人亦即星散。陈其美、农竹等,偶一来临。安顿霍刘师徒二人之议,告一段落。

    霍先生原患有咯血病,寓竹深居时,时发时愈。日人有卖仁丹药物者,时到旅邸,出药示霍,谓可愈咯血而治肺病。霍先生信之,购服之后,病转加剧。霍先生得病之由,谓少年之时,曾练气功,吞气横阙,遂伤肺部。因曾咯血,面色蜡黄,故有黄面虎之称。公哲尝问以气功之道,即诫不可学。

  今日以生理学研究,吸气入肺,收吸氧气,助长气力,若闭久不吐,氧气既尽,只余炭气,反伤肺部,且吸气过分,久久不吐,肺部微细血管,可使爆裂,便成咯血病症。拳师只知以气功夸耀,俾高声价者,不知为道病之源也。

    自迁入王家宅后,霍先生病转加剧,由众人送入新闸路中国红十字会医院医治两星期,即行病逝,各人为之办殓,移历于河北会馆,时在一九一0年阴历八月间。越一年运柩北返,精武会同人赠以“成仁取义”挽幅。霍元甲先生之来沪,维时仅六个月,其一段居沪生命史,从此结束,享年四十二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