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体育收藏在线! 请【登录】或【免费注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我们是冠军:收藏北京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夺得51枚金牌对应场次题签门票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5-06-17 22:27    查看次数:730    分类:人物故事

文/图  郭磊(原载《中国体育收藏》第一期)


2008年,我曾给自己找了个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任务:收藏齐全所有中国体育代表团在北京奥运会上夺得51枚金牌对应场次的完整门票,然后请获得金牌的运动员在这些门票上签名,同时尽量让他们在门票上写一句他们的感悟。四年过去了,这个任务居然完成了,面对这个成果,期间的种种酸甜苦辣齐上心头,我几乎泪奔……


缘起
当陈燮霞在北京奥运会上为中国体育代表团射落第一金的时候,我突然有了收集她夺得金牌那个场次门票的冲动,可是这谈何容易,射击场寥寥无几的座位注定了这个场次的门票聊若星辰,因此安慰自己,等有机会再说吧。随着赛事的进行,中国体育代表团愈战愈勇,金牌数不断增加,而此时有一个好消息传来,马甸的邮币卡市场和潘家园旧货市场的早市上有北京奥运会的门票出现!这个消息引起了极大的兴趣,决心将自己的这个冲动变成现实,于是着手整理中国体育代表团夺金场次门票的编号,并做成了表格,北京奥运会结束后,我将此表格放到了网上。没想到这个表格竟引发了“金牌票”争夺大战,几乎所有跟51金有关的门票均远远高于其他相同项目其他场次的门票。
由于北京奥运会时经过安检进入赛场观看比赛时门票的附卷都会被撕掉,因此市场上出现的门票大多数是“票根”,所以最初的门票收藏也只集中在票根上,我有不少金牌票的票根上就留下过冠军的签名。北京奥运会结束后,一些合作伙伴、赞助商、奥林匹克大家庭成员手里没有使用的门票开始流向市场,这时大家才意识到也许可以收藏到“全票”了,便纷纷转向收藏全票。
收藏门票
当将门票收藏的重心由票根转移到全票收藏之后,我才发现收集齐全51张门票是一个几乎不可能的任务。因为不要说金牌票了,一些项目的其他场次门票都非常罕见。任何一张射击决赛场次门票(门票编号以O打头,圈内俗称“射击O”)都要1500元以上,任何一张帆船场次的门票都要3000元以上。有一些金牌场次的门票比如林丹夺金编号为V27的门票、仲满夺金编号为D17的门票、何冲夺金编号为C29的门票的价格都在1000元以上。而中国体育代表团夺得的射击项目的金牌就达8块,殷剑夺得帆船项目的金牌票更加稀少,这意味着即使可以收集齐全这些门票,光门票的投入就得花上4-5万元。因此,很多人只好望而却步了,也包括我自己,我最大的担心是万一有些门票收集不到,留下个花了大价钱的“半拉子工程”就太得不偿失了。
改变我的决定的是我收集到了陈燮霞夺金的那张门票,我记得是从天津一位藏友手中以1500元的价格买到的,而这个时候,我已经陆续收集了大约20个场次的金牌票。当我收到他寄来的快递时,心中有了一个斩钉截铁的念头:一定要把这组门票收齐!
我的收藏有个习惯,一旦决定收集一个系列的藏品,喜欢先从最难的下手,一旦最难的到手了,后面的收藏就会变得越来越轻松,意志不容易动摇。因此,下一个目标我描上了8月20日殷剑夺金的帆船门票,于是我发动了几乎所有可能带来机会的朋友,甚至找青岛奥帆中心的朋友帮忙,结果几个月都没有消息。事情的转机来自互联网,当时青岛的一位卖家将这张帆船门票放到了网上,门票上的编号W31像一个强烈的磁石紧紧吸引着我的眼睛。当即与对方取得了联系,约定先看东西再谈价钱。第二天恰好是周末,当晚我便搭上了前往青岛的火车,第二天见面后,对方开出的价格大大超出了我的意外,他竟然死死咬住6000元的价格不放,即使我把身上带的全部5千左右的现金都给他都不行,无奈之下只好从在青岛工作的妹妹那里借了钱给他,并买上了返京的车票。
有了这张门票,原本以为后面的事情就容易多了,可是到2008年底这套门票依然没有完成,《中国体育》杂志社的张蓉在听说了我收藏门票的故事后,写了一篇《我只收藏“没用”的门票》的文章,刊登在2009年第一期上。
门票的最终完成是在奥运门票的收藏出现重大滑坡以后。这个重大滑坡缘于市场上突然出现了一些“筋票”,虽然总体数量并不大,却大大打击了门票的价格,并引发了“多米诺效应”,北京奥运会门票的收藏开始崩盘。关于这些“筋票”的来历,有多种说法,有的说是在门票收藏暴利的驱使下印刷门票公司的一些不法之徒后印的,有的说是当年奥组委内部曾在奥运会后印制了一些门票给人当作纪念,也有的说是当年印刷出来给一些机构备用的,总之这已成为北京奥运会门票收藏中的一个疑案。我曾经和一些朋友非常认真地把这些“筋票”和我较早时候收藏的门票做个对比,发现其材质和油墨均难以发现差别。众所周知北京奥运会的门票防伪技术相当成熟,假定这些门票是“后印”的,那么一定来自当初的印刷设备。周俭雄先生曾经收藏了一组完全相同的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门票,这充分证明了门票“后印说”的确成立,但这仅仅证明开闭幕式门票有后印的,北京奥运会结束后曾有一个开幕式纪念册问世,这个册子里面就使用了很多开闭幕的门票,亦可为此注解。到目前为止,圈内还没有发现相同的项目门票。
门票收藏出现滑坡后,有些原本待价而沽的人开始“放票”,这为我收集齐全最后的两张门票提供了机会。2009年春节后,随着林丹和邱健夺金场次的两张门票先后入手,收藏门票的过程大功告成。
题签门票
与收藏门票相比,题签要困难的多,北京奥运会结束后,有的队员继续留在国家队中,有的退役回到所在的省市当起了教练,有的进入单位上班,有的则到学校去读书,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尽相同,但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成了名人,寻找他们的难度变得更大。另外一个困难来自题词,一般来说,只要能够找到这些运动员,他们还是非常能够配合收藏者的需求的,所以只要不是像某些人为了买卖拿一大把的东西找他们签名,他们基本上都会满足要求,这是中国运动员的可贵和可敬之处。可是,可能有的运动员不愿意题写自己的感悟或者觉得自己写的字“拿不出手”或者有惜墨如金的习惯,因此一些运动员是不愿意给别人题字的,不管什么原因,我还是能够尊重他们的态度,只要在说明情况后他还不愿意题词,就不再强求了。到目前为止,我的这组门票上刘子歌、马琳依然只有签名而没有留下题词。
为了能够找到这些运动员,我可谓将我的朋友给“折腾”了个遍,凡是我觉得他能够帮上忙的,基本上找遍了。当初为了能够比较快地完成体操和蹦床项目的题签,我先是找到了在中国体操协会工作的朋友,后来又找到了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冠军邢傲伟,邢傲伟最终亲自去了趟体操队,一次性把大多数冠军的题签给拿下了。有了这个甜头,举重、柔道、乒乓球、羽毛球、射击、跳水等项目的题签基本上都是采取这种方式完成的。我的这组门票题签的最终完成,没有这些朋友的帮助,不知道还得等到多久。
这种方式虽然简单一些,但不是一劳永逸的,一来一个项目的运动员极少可能会同时在集训,没有签到的运动员已不便再去求朋友帮忙,只能自己另想办法,二来有的运动员已经退役,也只能另想办法。
不管采用什么办法,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朋友得多,信息得广,你得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场合可能获得他们的题签。
为了使这组门票更加具有高水平,在题签进行的过程中,我又自我加压,决定用一对开闭幕式的门票来“带队”,开幕式门票上决定请2001年宣布北京申奥成功的萨马兰奇主席题签,闭幕式门票上请在北京奥运会闭幕式上说出“这是一届真正的无与伦比的奥运会”的罗格主席题签。可是,想得到这两位主席的题签,那就更加困难了。先说萨马兰奇,获得他的签名是在温哥华冬奥会期间,那是温哥华时间2010年2月13日,地点是赛会期间设在温哥华的国际奥委会俱乐部(IOC CLUB)。这次签名的经历使我有一种“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的感受,能够在温哥华见到萨翁始终是一种强烈的预感,这种感觉前所未有。在走进国际奥委会俱乐部之前,我还和我的朋友分享了这种感受。此时的萨翁身体已经大不如前,所以当我看到他签名时有些颤抖的手的时候,实在没有勇气再让他费心写一句赠言了,2010年4月21日,萨翁仙逝,当夜我写下了关于这段经历的一篇回忆录,刊发在2010年第五期《集邮》杂志上。虽然最终再也无法实现题签的愿望,但这份签名已经足以让我用心珍藏。温哥华冬奥会期间,虽然我见到了罗格主席,但是因他事务繁忙且身边一直有人谈话,实在无法完成,2010年新加坡青奥会期间,曾再次见到了他,但依然没有完成,直到他从新加坡来到南京考察青奥会的时候,才辗转求到了他的签名。特别是他为我的门票上写下了“Truly exceptional Games”(真正无与伦比的奥运会),使这个题签具有了很高的内涵。
2010年圣诞节前夕,我的这组门票还有十张没有题签,我于是开始了越来越激动的十张倒计时。佟文、张小平、王皓、张湘祥、杜丽、陈颖依次签好,到2011年6月,最终剩下杨文军、邱健、陈艳青、邹市明四位冠军没有题签了。这四位冠军有一个共同的难点,就是他们不在北京,通过多方打听,终于通过朋友联系上了邱健和陈艳青,他们二位听说了我的这个计划后均欣然答应可以通过快递的方式来帮我完成。2012年全国射击比赛在浙江举办的时候我遇到了邱健,向他提起了这段故事,他笑着说:“我们这些冷门项目的冠军除了圈内的人还记得以外,恐怕大多数人会很快忘掉的,你们收藏我们的签名,我们当然应该尽量满足的。”杨文军的签名是他到北京开会时签下的,因为他的搭档孟关良曾经为门票题词过,所以我并没有再请他题词。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幕前,邹市明来北京集中准备前往伦敦参加比赛,这个时候我才终于完成了这张“最后的门票”。
总体来说,这套门票从收藏到最后的题签的确需要一种持之以恒的精神,稍有懈怠最终都可能流产,我以这套门票的收藏经历作为我宝贵的财富,激励我在生活中更加坚韧,更加执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