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体育收藏在线! 请【登录】或【免费注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闲述国术国考

发布时间:2015-08-31 23:48    查看次数:1665    分类:体育史料

作者:郭磊

原载《中国体育收藏》第四期(2015年1月)


在武侠小说的世界里,能坐上这侠坛头把交椅的,非“平江不肖生”不可。他不仅在1922年写下了堪称武侠处女作的《江湖奇侠传》,而且颇会一些拳脚。这“平江不肖生”是笔名,真名叫做向恺然,湖南平江人,传说其笔名取自老子《道德经》之“天下皆谓我道大;夫惟其大,故似不肖。”向习得好拳脚,与其两度留学日本有关。不肖生写下《江湖奇侠传》的时候,中国现代体育的控制权还在西方人之手。而中国传统的武术却门派并立,有诸如什么内家外家、北派南派之分,并没有形成一股统一的力量。《江湖奇侠传》里面描写的昆仑派和崆峒派之间的争斗,对于这些门户之争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社会上不乏致力于将中华武术由民间推广到国家层面的人士,但最终将其变成现实的是冯玉祥手下的名将张之江。有史料记载,1927年张之江以第二集团军代表的身份到达南京,“公务之余宣传武术,获得了朝野支持,创办了中央武术研究馆,一时群英荟萃。惟各专家均有门户之见,互相攻击,大有各不相融之势,且抱残守缺,绝不公开研究。社会人士亦往往把习武之人视为江湖暴客,不屑为伍。且有以武术为粗暴之技,不肯涉足其门者。张之江为求融合武术人士的情感,融各武术门派于一炉,为改善社会人士对武术的印象,提出改名一新社会耳目。于是向社会公开征集名称,终于定名为‘国术’二字,在国民政府备案后通令全国采用。”1928年3月24日,张之江将中央武术研究馆改名为中央国术研究馆。1928年6月,改组为中央国术馆,归国民政府直接领导,新成立的中央国术馆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于当年10月举办了第一届国术国考。组建南京国民政府不久的蒋介石对此次国考很重视,曾指出:“中央考试国术,适逢政府改组之初,亦即今日新政府视事后所做之第一件,已占政治史上之第一页,为民族尚武救国之新气象。”国术馆归国民政府直接领导的原因从这里可见一斑。
但是这届国术国考毕竟是破天荒第一次,因此无论从组织上还是从规模上都还不算完美,赛制上也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国考分预试和正试,预试是套路表演,根据打分确定进入正试的资格。正试不分体重级,不统一配备护具,没有时间限制,三局二胜。这种赛制自然会导致越比越凌厉,容易导致伤亡事故发生,所以张之江希望考试期间配备防备护具,但时任评判委员长的李烈钧并不这么认为,他在大会致辞时说“兄弟以为不然,打倒了,就可起来,打伤了,更是好汉,被本国人打了,如被兄弟打了一样,不为丢脸,若是被外国人打了, 才为丢脸,不值得。所以举行国考,就是要提倡国术精益求精,免得被外国人打了。”另一位评判委员长马良(马子贞)也曾给运动员打气:“希望大家尽力比赛,如因比赛而受伤,并非耻辱,且有莫大之光荣。”
国考之后,大会的三位评判委员长李烈钧、马良与姚以价在联名致辞中对考试不尽理想之处提出了批评。比如:“单演多佳,对比较逊;械争不及角抵,剑赛更觉荒疏。”“而其缺点,尤以多联私好,不力奋争。”意思是说摆架子行,对打却不行,摔跤行,枪棒却不行,剑术就更差了,并且还有比赛时私下放水的。除了国术方面,文化水平也不行,“此次应试国考者,未尝无一二文武兼资,而大半则皆强力自鸣,目不识丁。”虽然有这些美中不足,但经过此次国考的推进,国术在全国范围内更加深入人心,各地国术馆纷纷建立起来。
中央国术馆原本定于1931年举办第二届国术国考,然而九一八事变打乱了原来的计划,只好推迟到1933年10月举办。国难之下,国术的推广更加受到政府重视。1933年年初在喜峰口抗战大捷中上演“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壮举的29军军长宋哲元书写的对联就挂在大会主席台前,对联写到:
开场较艺,甄拔长材,挽民族艰危,愿无忘十年教训。
有勇知方,精求妙术,申春秋大义,须记取九世复仇。
因武侠小说名声大噪的向恺然也被湖南省主席何健所办湖南国术训练所看中,此时何健亲自担任所长,向恺然担任秘书,实际上掌握着日常管理的实权。向恺然在国术界可谓见多识广,对各门各派十分熟悉,他组建了民国时期湖南省最整齐的国术阵容。眼看到了第二届国术国考的日子,向恺然向何健推荐了著名的吴式太极创办人吴鉴泉的次子吴公藻作为领队,带领101名应试选手参加此次国考。此次国考湖南可谓大放光彩,夺得了34名甲等中的9个,南京也不过夺得了11个。向恺然担任了本届国考委员会的顾问,他也为国考写了一幅对联:
聚三山五岳健者于一堂各显身手
无武当少林门户之恶习即是英雄
这届国考和第一届有很大不同。张之江指出“考试是为国家为民族来图强雪耻,从前是蛮干,打死勿论,现在是完全纪律化、教育化、科学化的,除了定有精细的条例规则而外,护头的有面具,护拳的有手套,防备的很周密。”为了提倡文武并重,这届国考除了考国术外,还特别增加了“学科”考试,试题分党义、国术源流、国文三部分。另外国考增添了女子比赛项目,但只有9名选手参加,最终为了提倡女子国术,这9个人全部录取为甲等,并不分“拳械搏击”的类别,仅按照“学科”考试成绩排定名次。
第二届国术国考之后再也没有单独举办国术国考。其原因至今未见官方的说法,我的推测是1935年全国运动会国术比赛的组织已经非常成熟,比赛项目和参加人数都比前两届国术国考多,因此已经没有单独举办国考的必要了。